王不留行治痛经

这里弥潇
王喻脑残粉,大眼是攻不解释!!
伞修的糖写不出来怪我咯……
最近粮荒,自己割腿肉中……

王杰希和他的猫

*第一发我王生贺(可能是最后一发/咸鱼)

*严重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ooc突破天际

*方王/王方,注意避雷

*诸君将就着看吧

*最后爱你们/最爱我王!!!!

——————————分割线——————————

      王杰希养的猫不是什么名贵品种,白黄灰的三色猫,唯一能说的上来的称赞,就是它匀称的身体和…粉红色的爪子。没错,王杰希喜欢猫,尤其喜欢猫的爪子,粉红色的为上。

      猫是在一个下雨天造访微草的,它灵活地跳上围墙,尾巴在雨中甩出一个个微小的弧度。紧接着,它避过门卫的长筒雨靴,窜进微草大门,没有犹豫地直奔二楼,期间还躲过保洁阿姨的清洁车,然后在一个拐角,迎面撞上倒好水准备回训练室的王杰希。

      再然后呢?再然后,王杰希就养了一只猫。

      据当时“有幸”看见全过程的方士谦说,他只看见王杰希蹲下来,用他大小不一的眼睛看着猫,猫也拿茶色的眼睛看着王杰希,谁知道他们脑电波怎么奇异地共鸣了。

      关于王杰希养猫的这件事,队长林杰是同意的。他认为王杰希毕竟是小孩子,喜欢小动物也没什么,只要不影响训练就行。而到了夏休期王杰希就将猫带回家,经理表示养一段时间也没什么问题。久而久之,猫成了大家的猫,但猫还是和王杰希最亲。

      对了,除了一个人。

      方士谦。

      小时候因为太过闹腾,方士谦被院子里的野猫抓出三道血痕。当时家人过于担心,让他在医院里住了有一阵子,以至于在方士谦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被猫碰到就会死”的念头。虽然长大后这种心理淡化了不少,但方士谦还是很怕猫。

      刚开始养猫的时候,猫粮还没来得及买,王杰希就用火腿肠和小鱼干喂。

      到了吃饭的点,猫就会自动出现在王杰希的脚边。脸贴着裤脚“咪咪”地叫,弓起身子蹭王杰希的脚踝,尾巴还撩人的勾过一个半圆。

      王杰希熟练地用一只手去拿食物,空出另一只手安抚性地揉揉猫的脑袋。撕开一包小鱼干,拿出一条在水里涮了涮,用手托着凑向猫的嘴边。猫对于新的食物并不感兴趣,用鼻子闻了闻就不再理会,嘴上叫的却是更急切了。

      王杰希也不明白这是怎么惹得猫主子不高兴了,纠结地看着手上剩下的一包小鱼干,想了想随手放在桌上,跑出去买了根火腿肠,一块一块掰碎了喂给猫。猫吃完了,头也不回地踏着轻巧的小步子巡视领地去了。

      猫走了,方士谦倒是回来了。

      正是饿急了的方士谦偏着头问王杰希:“小鬼,有吃的吗?”

      “有一包小鱼干,前辈要吗?”

      “拿来拿来………嗯?你吃过的?”

      “不是,是刚刚猫不吃的。”

      “你!你拿猫不吃的东西给我吃?!”

      “诶?前辈不是饿了吗,不吃吗?”

      “不吃!!”

       方士谦盯着王杰希的左眼越看越气,转头看见撕开的小鱼干包装袋也气,结果还不等王杰希说什么,就像这个烧开的茶壶一样扑腾着盖子走了。

      背影和猫很像呢。

      王杰希这么想着。

      2017年7月6日,王杰希的十八岁生日。

      黑暗下烛光闪烁,映着少年的脸庞。没人会想到两个月后,这个少年将在荣耀里掀起多大的风浪。

     “许个愿吧。”林杰说。

      王杰希闭上双眼,几秒钟后,睁眼吹熄蜡烛。开灯的瞬间,右脸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触感。方士谦举着猫,猫的前爪搭在王杰希的右脸上。

     “生日快乐!”

再捞一次
差六个!!!!!!!

帮这个小可爱扩一下
.
.
.
.
.
.
主要是30人成团,不成团私敲退款,大眼生日前尽量到货/划重点/
.
.
.
.
.
.
我好想要啊啊啊啊啊!!!!!!

【文荒】求文

最近文荒啊啊啊!!!
各位太太有没有什么好看的快穿文或者军旅文啊?(一定!一定要HE!)
各位太太推荐点文吧,谢谢了!(跪)

占tag抱歉

夏之蝉有没有好心的寮收留一下我的啊?想要那种每天开鬼王,寮里面很嗨很嗨的。35级非酋希望不要嫌弃(:з」∠)_

一个小小的问题

那个……想问一下各位太太们,伞哥和沐橙是什么时候知道叶修叫"叶修"的,或者说叶修是一开始就告诉伞哥和沐橙自己的真名了吗?当然有考据党能告诉我原文里面出现的细节就更好了。谢谢各位太太们了(手动比心❤)

【王喻】占tag抱歉

好像马上要到大眼生日了吧……然而什么脑洞都没有。(望天)虽然是老王的生日但还是想把文州拉出来遛遛,写个王喻萌萌的日常,撒把王喻甜甜的糖。但是!没!有!脑!洞!话说现在正处于粮荒期呢~~~(摊手)
并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这个牢骚,但还是求一下清奇的脑洞,拜托了。
啊……不要对文笔废的我报太大希望,嗯,谢谢各位太太。(鞠躬)

依旧是女装paro。
p1:苏沐秋

伞:“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吧。”
我:“嗯…那我要很多很多的愿望!”
伞:“少年你不要太猖狂。”
我:“好吧,那我要你活过来。”
伞:“要不还是换一个吧。”
我:“那我要看叶修的女装!”
伞:“这个可以有。”

p2:叶修美美的女装(活泼的少女明星哟~~)

我来放图了~~~
p1:昨天放的文的贺图,老韩一掌糊在了叶修的后脑勺上,然后是伞哥的无情嘲讽。
p2:画手妹纸为讨好怨念的伞哥所话的糖。嗯,没错,就是那个只吃韩叶不画伞修最后发烧的妹纸。
p3:当年的大头贴梗。

【伞修/韩叶】清明时节

四月四日,下午六点,杭州,南山公墓。
公墓里的人很少,比起早上来差点和沐橙走散要好多了。叶修一级上着台阶熟练地拐弯,径直经过一排排规格相等的大理石墓碑,停在了一个偏僻角落,那里有一方小小的墓碑,很简陋,但是很干净。
“哟,沐秋大大,哥又来看你了。”叶修蹲下身,将早上买的百合扶正,侧了侧身,“还带了一个人。哎,老韩。”
叶修的身侧,韩文清默默地站在一旁。墓前的空间很小,韩文清不得不站在过道上,显得有些拘束。
“这是……”
“沐橙的哥哥,秋木苏的操作者。”叶修向旁边挪出一点空间,扯了韩文清和他一同蹲下。
“沐秋大大,记得他么?就是当年那个跟哥PK然后掉了个橙字拳套的大漠孤烟。那个拳套还被你拿去分解,结果还是浪费了。”叶修将手中的袋子打开,倒出两盒统方便面,摆在墓前,“喏,两盒。一盒红烧牛肉,一盒老坛酸菜。早上和沐橙来的时候没敢拿出来,现在给你尝个味儿,看哥对你多好。”
“不过沐秋大大啊,你看看这张脸,有没有一种想要交钱包的感觉啊?”说着,叶修一只手扣着韩文清,就要将韩文清的脸贴上墓碑上笑得灿烂的苏沐秋。
“啪。”韩文清黑着脸,一掌糊在叶修的后脑勺。
“嘶,老韩你下手真狠,在冢这里要尊重,懂吗?”叶修捂着后脑勺疼得龇牙咧嘴。
“你自己严肃点。”韩文清站起身,将叶修也拉了起来,替他揉了揉脑袋。
叶修也没反驳,任由韩文清的手在自己头上捋来捋去。
“咳,那什么,苏沐秋,今天下午带老韩来呢,就是想让你见一下,权当见个家长了。”叶修将韩文清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下来,,交握在一起,“别误会啊,不是沐橙的,是哥的。”
“你知道的,就我家那边,没把我抓回去就算不错了,哪还能受这种刺激,所以就先领过来给你看看。别问哥为什么啊,指不定哪天就把沐橙的男友给你带过来了。”叶修想起了沐橙喂仓鼠一样的地喂莫凡,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不过哥跟你说啊,老韩这个人呐,真是……”


韩文清什么都没有说,站在叶修身侧,握紧了手中的手。


……


“晚了晚了,沐秋大大哥明年再来看你啊,”叶修俯身擦了一下墓碑上的照片,“哥走了,别太想哥。”
“老韩你倒是快点啊,没听过百鬼夜行啊。到时候要是凭空多了一摊纸钱怎么办,哥可收不了。”叶修走远几步,又转身催促韩文清。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加快了步伐。
“啧,老韩你别瞪我,一瞪我就觉得一阵阴风扫过,背后凉飕飕的,鬼都不敢靠近。”
“闭嘴。”







四月四日,下午五点三十,杭州,南山公墓。
“苏家小子,今天早上你妹妹和你朋友来了啊。”一个穿着寿服的老头坐在一块墓碑上,艰难地啃着一块苹果,吃了一小半又放回盘子里,“那群小兔崽子,不知道老头子当年死的时候牙不好吗,还不带点香蕉之类的水果。”
“就是,沐橙也就算了,叶修那小子也不带桶泡面过来,馋死我了。”苏沐秋坐在墓碑上甩着腿,白衬衫,牛仔裤,清秀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分明是十八岁的少年模样。
“得了,你小子知足吧。看看你那儿,去年天堂鸟,今年是百合,再看看老头子我这,年年菊花相映黄,看得眼烦。”
“好啦好啦,李大爷还等着您呢,回去吧,我再待一会儿。”苏沐秋笑着向老头挥挥手,目送他钻进墓碑。
天边的颜色渐渐暗了,苏沐秋从墓碑上跳下来,看见百合有些倾斜,下意识地伸手想将花扶正,可是手却穿过了花茎,揽了一手空气。
习以为常地耸耸肩,苏沐秋转个身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走来,停在自己面前,扶正了百合。
“咦?叶修你怎么又来了?这么快就想我了?”然后苏沐秋发现叶修身后跟了一个人,不是苏沐橙。
“嗯……这张脸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人啊。”苏沐秋飘到韩文清面前,上下打量。
“沐秋大大,记得他么?就是当年那个跟哥PK然后掉了个橙字拳套的大漠孤烟。那个拳套还被你拿去分解,结果还是浪费了。”叶修将手中的袋子打开,倒出两盒统方便面,摆在墓前,“喏,两盒。一盒红烧牛肉,一盒老坛酸菜。早上和沐橙来的时候没敢拿出来,现在给你尝个味儿,看哥对你多好。”
“啊,没错,是那个操作大漠孤烟的,好像叫什么……韩文清吧。”苏沐秋又飘回墓碑上蹲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前面半蹲的叶修,“这两桶泡面我就接受了啦。”
“哎,不对。”苏沐秋突然反应过来,“叶修你把他带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不过沐秋大大啊,你看看这张脸,有没有一种想要交钱包的感觉啊?”说着,叶修一只手扣着韩文清,就要将韩文清的脸贴上墓碑上笑得灿烂的苏沐秋。
“别,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这张脸真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苏沐秋猛地躲过逼近的韩文清,“叶修你别岔开话题,我问你呢,把他带来干嘛?”
叶修听不见,也没有回答。苏沐秋看着叶修和韩文清的打闹,笑着说: “叶修你仇恨值还是拉得这么好。”
当年他们两个,也是这样的。
“咳,那什么,苏沐秋,今天下午带老韩来呢,就是想让你见一下,权当见个家长了。”
“什么!见家长!”苏沐秋整个鬼都懵了,“叶修你这个不要脸的居然让我们家沐橙和这种一看就不是好人的男人在一起!!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去找你啊!!”
说完苏沐秋就想扑上去扯叶修的衣领,狠狠地在这家伙的脸上划出几道血痕。
叶修将韩文清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下来,,交握在一起,“别误会啊,不是沐橙的,是哥的。”
苏沐秋的手穿过叶修的领口,什么也没抓住。他看着叶修和韩文清交握的手,觉得有些刺眼。
苏沐秋就站在叶修的面前,离得很近很近,仿佛可以感受到对方带着烟味的呼吸。但又觉得叶修离自己很远很远,伸出手去触碰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却只看见手中虚无的空气。
什么也抓不住。
什么也带不走。
一年又一年,苏沐秋看着墓前花换了一种又一种,看着苏沐橙长大,看着叶修褪去青涩,而自己则被时光遗弃,甚至都不能离开墓地太远。
韩文清没有说话,握紧了叶修的手。
苏沐秋也没有说话,眼睛看着叶修,听完了叶修抱怨,也听完了叶修的感情史。
叶修讲了一大堆,终于是完了。他的穿过苏沐秋的身体,擦了下墓碑上的照片。
“真是拿你没办法。”苏木秋叹了口气,追上渐行渐远的叶修。
他双手张开,从背后小心地环住叶修,头靠在肩上,留下微妙的距离。
“祝你幸福,记得明年也要来看我啊。”






——————









最后的逼逼叨:对不起,伞修的文我实在写不出甜文。(怪我咯(o_O))但是玻璃渣也产不出来肿么破T^T
所以最后还是把老韩拉出来遛遛了,写成了伞哥暗恋什么的表打我。连lo主自己都不知道写的到底是伞修还是韩叶……
明天放亲友的图么么哒~~